点击关闭

FAAR动力-鉴于宝马和捷豹路虎的合作从技术角度入手-明星资讯

  • 时间:

地球快没沙子了

今年7月底,塔塔汽車董事長陳哲(N Chandrasekaran)對外表示,受持續放緩的銷量及積架路虎虧損不斷擴大的沉重打擊,該公司正尋求新合作契機,以減輕集團的財務負擔。此外,這種持續的不確定性還在損害積架路虎在英國本土市場和歐洲大陸的利益。

當下,齊普策已經履新,寶馬也從上半年開始推出了重振純電動板塊的一系列規劃,後續在電動化的前路上如何與積架路虎互補,又如何協作,既關乎雙方的格局,又考慮高層的智慧。

當然,所有的深度合作,除了「天時」與「地利」的恰逢其時,「人和」的重要性也不容小覷。值得一提的是,積架路虎和寶馬的彼此擁抱,除了現實的利益考量,或多或少還有內部高管的昔日情分在裏面。

一直以來,積架路虎都是塔塔汽車的搖錢樹,而中國則是積架路虎最大的單一市場,且是最大的利益奶牛,但這幾年,這隻昔日的利潤奶牛顯然已成為積架路虎、乃至塔塔汽車的利潤拖累。積架路虎是中國車市放緩的最大受害者之一,其向經銷商的交付量連續12個月大幅下降,終端整體銷量下降了大約50%,

這樣的信息,絕非空穴來風。此前就有多家外媒透露,寶馬正考慮向積架路虎供應內燃發動機(包括傳統版和混動版的四缸和六缸)的消息,我們可以肯定的是,雙方未來的合作,必然將脫離電動化的單一層面,涉及包括傳統燃油和混合動力在內的更廣闊的領域。

對於寶馬來說,這樣的技術合作已不是第一次。和豐田共同研發Z4和Supra就是一個典型案例。

而隨着雙方合作的不斷深入,FAAR平台也可用於新的入門級路虎車型,以及下一代路虎攬勝極光(Range Rover Evoque)以及路虎發現神行(Discovery Sport)。這也意味着,未來這兩款新車極有可能成為下一代Mini Countryman和寶馬X1的兄弟車型。

而積架路虎這一側,左有財務數據滑坡困局,右有折扣品牌降檔逆境,縱然能傍上寶馬這條大腿,紓解燃油車平台負擔,卻還需要在電氣化進程里奮力搏殺,依然並非意味着能夠一勞永逸。

除此之外,該公司近幾年耗巨資打造了中大型車的全新平台MLA(後輪和全輪驅動車型)。當現金流層面的捉襟見肘,積架路虎不得不考慮選擇一個強大的盟友以分攤技術層面的成本。

擁抱得更緊,會否活得更好?今年早些時候,積架正式確認旗艦轎車XJ未來只推出純電動車型的消息。此舉是個風水嶺,不僅宣告了積架路虎擁抱電動化的決心,還因為這個承諾,該公司獲得了英國政府將近5億英鎊的貸款支持。

在2018財年,積架路虎在全球有超過4萬名員工和約27億英鎊的相關人力成本,計算表明,10%的勞動力削減只會為公司節省約2.8億英鎊的成本。與此同時,對於積架路虎來說,近幾年運營等費用的增加要比人力成本要快很多。

另一層危機,來自積架路虎的大本營英國。

而根據外媒的信息,這筆交易可能使FAAR平台的年產量增加25萬至65萬輛,大大提高寶馬的規模經濟。這也成為雙方這項合作的一個基礎條件,寶馬的FAAR平台需要分攤成本,後續也需要重金投入以不斷升級,積架路虎也有拓寬入門級產品的意圖,但單獨開發新平台耗資巨大。

如是,寶馬如果和積架路虎在整車平台、動力總成方面達成了更多的共享、交互,在後者與奇瑞存在技術交流的前提下,並不排除奇瑞也獲得寶馬技術的可能性。這讓以「王子發動機」等舊款寶馬技術為亮點的華晨等自主車企,在奇瑞面前愈加喪失競爭的籌碼。雖然奇瑞除了技術長項之外,渠道、營銷多半是軟肋,但華晨這樣更為弱勢的車企,顯然會加速被淘汰的進程。

「馬虎配」,千萬不得馬虎。

寶馬在啟動FAAR平台設計開發的第一天,就賦予該平台最先進的電氣化邏輯,因此,上述的積架路虎相關新車,極有可能會被設計成適應電氣化大勢的插電式混合動力、甚至是純電動車型。

那麼,對於正在為銷量和財務數據發愁的積架路虎來說,在和寶馬的合作中終將獲得什麼?內外交困的局面,會否因為寶馬的助力而得到緩解?他們在中國的那些合資夥伴們,相關業務會否收到影響?

畢竟企業的資源和精力有限,開發一套電氣化技術體系都力有不逮,更何況多路進軍?原本就不以正向平台和動力總成技術見長的積架路虎轉投寶馬懷抱,對奇瑞的依賴度會急劇下降,尤其是新能源技術開發方面。

英國汽車雜誌Autocar在上周報道,積架路虎即將與寶馬即將展開深度合作,利用後者最新的前驅平台FAAR來支撐旗下兩款緊湊級及以下級別的SUV的生產,它們現在都處於研發的早期階段。

寶馬前CEO科魯格主導的 「柔性化」 生產模式,直接影響到寶馬集團電動化轉型的價值觀與方法論。游移不定,裹足不前,硬生生錯過電動化爬坡的最佳時機,從近幾年的產品矩陣可以看出,這幾年寶馬旗下純電動車型的投放,幾乎可以用 「停滯」 兩字來形容。

積架寶馬,奇瑞華晨,誰在得意?誰在流涕?這幾年,積架路虎的日子並不滋潤。

對於已經着手聯合研發電動汽車技術的寶馬和積架路虎來說,今年六月的官宣,似乎只是一個更大規模戲劇的前奏。原以為這一場 「馬拉虎豹」 的聯手將聚焦電氣化的路徑抱團前行,可從後續一連串的動作來看,雙方的野心卻不僅於此。

據外媒報道,積架路虎正在繼續與寶馬進行夥伴關係談判,未來可能會看到這家英國汽車製造商從後者採購發動機和相關核心技術。正如上文闡述的,正在進行的談判包括使用寶馬的四缸和六缸傳統燃油發動機,包括混合動力和非混合動力兩種形式。

面對電氣化(新能源)與智能化(自動駕駛)轉型的大趨勢,全球汽車製造巨頭為降低開發成本而技術結盟的案例已不是第一次。哪怕是昔日針鋒相對的敵人,面對新興業務板塊承擔的巨額研發開支,也不得不收起新仇舊怨,大家開瓶酒,為了共同的利益碰杯言歡。

大幕徐徐拉開,精彩的戲劇才剛剛上演。

但很現實的一個問題是,寶馬和積架路虎,各自的電動化發展都不算太好。

另一方面,則是並不樂觀的虧損面積。美國金融服務巨頭標準普爾全球評級(SP Global Ratings)在去年12月表示,預計未來兩年內,積架路虎可供自由運營的現金流將持續成負,到2020年3月期財年或將達到近40億英鎊的虧損。

只是對於雙方來說,聯姻也許能看到資源的聚集併攏,卻不能為成功提供百分百的背書。在寶馬一方,已經失了純電動先手,本身就不算電氣化頂尖的積架路虎能否堪負追擊重任?更別說 「背着這匹馬」 追電狂奔。

寶馬集團和積架路虎,兩大 「豪門」 的聯姻,勢必躲不開雙方各自最大市場潛在受影響的考量。巧合卻又必然的是,那個市場都指向了東方一片古老的土地。

寶馬集團和積架路虎,兩大 「豪門」 的聯姻,勢必躲不開雙方各自最大市場潛在受影響的考量。巧合卻又必然的是,那個市場都指向了東方一片古老的土地。

梳理外媒的信息,積架路虎將基於FAAR平台生產兩款緊湊級SUV,或將以積架 「Pace」 命名,與E-Pace、F-Pace以及即將推出的旗艦SUV車型J-Pace屬於同一個系列。雖然具體車型現階段還不清楚,但根據此前 「世界汽車年度大獎」 的評委透露,積架可能計劃推出A-Pace和B-Pace車型的消息,從當下的信息看來,這可能與這兩款與寶馬合作的新車相關。

但可以肯定的是,因為利益,當下的雙方已經擁抱得更緊。

FAAR平台最近生產了全新寶馬1系,現階段可支持寶馬產品線下所有的前輪驅動車型(包括Mini在內)。按照寶馬方面的產品規劃,未來的寶馬1 系三廂版、X1 甚至下一代的 X2,都會基於 FAAR 平台打造,老舊的 UKL 將逐漸被 FAAR 取代。

2019年4-6月,積架路虎稅前虧損3.95億英鎊,而去年同期虧損的數據為2.64億英鎊,營業收入也下降2.8%,至51億英鎊;全球銷量整體下滑11.6,至128,615輛。

英國政府的這筆貸款算是雪中送炭,積架路虎利用這個機會,用電動化的邏輯徹底改造了位於英國伯明翰附近的Castle Bromwich工廠。也正是因為這筆資金的注入,挽救了該生產基地數千個工作崗位。

只是對於積架路虎來說,與寶馬的這一次牽手似乎要更急迫一些。雖然不需要滿足歐盟2020年新車排放95克/公里二氧化碳的目標,但它很可能需要滿足歐盟2025年更嚴格的規定。這些規定將把二氧化碳排放目標降至每公里80克,並要求新車銷售的15%來自純電動和插電式混合動力車。

那麼,積架路虎會如何使用FAAR?

與此同時,有外媒透露,稱新款F-Type的生產至少要依靠寶馬的某款發動機,未來幾年業內必將聽到更多關於類似合作的更多消息。

英國以及歐洲大陸是積架路虎最大的零部件供應市場,每年他們都會在這裏採購數百萬計的零部件。英國脫歐一事,以及帶來的潛在的不確定性,對積架路虎的影響要比其它公司要大很多,因為極有可能會對供應鏈產生巨大影響,甚至是供應鏈的直接崩潰。

在燃油車技術之後,新能源技術則是各大車企完全不可忽視的重頭戲,如前所述,這也是寶馬和積架路虎的合作重心。無論是第五代eDrive總成也好,還是細化拆分出來的電動馬達、傳動系統、動力電子等電子驅動單元也罷,積架路虎一旦將未來三電技術以及新能源整車平台押寶于「馬虎配」,那麼「奇豹緣」在電氣化領域的合作前景不可避免會「降檔」——

鑒於寶馬和積架路虎的合作從技術角度入手,那麼對中國市場的影響自然也需要以此為切入點。寶馬已經獲取了華晨寶馬75%股權,屬於典型的外強中弱。而奇瑞與積架路虎的合資則並非如此,奇瑞在自主車企中技術處於領先位置,而積架路虎的全球實力遠不如銷量體量四倍于自己的寶馬集團,故而雙方在合作時,奇瑞的話語權會比典型的傳統合資項目的中方明顯為高。至於奇瑞的技術能力,甚至有消息指出積架路虎的2.0T Ingenium渦輪增壓發動機和奇瑞存在關聯。

積架路虎首席執行官施韋德(Ralf Speth)曾在寶馬工作過20年之久(1980年開始),而積架路虎的另一位技術高管、主導I-Pace項目研發生產的沃爾夫岡·澤巴(Wolfgang Ziebart)此前也曾在寶馬工作過。

積架路虎與寶馬的火花寶馬的橫置引擎前驅平台FAAR(Frontantriebsarchitektur)基於此前的UKL平台打造,和後者相比,FAAR可以更靈活地搭載混動、插電混動和純電動系統,因此具備更先進的電動化和模塊化優勢。

這一切,寶馬自然不會做賠本的買賣。

在兩家車企的合資業務中,目前華晨寶馬從業績上說,還算不錯,但是寶馬對華晨顯然並不滿意。去年尋找了新的夥伴長城汽車,成立新合資公司光束汽車打造新能源業務,並着眼于向燃油車擴展。相形之下,奇瑞積架路虎的合資則還稱不上成功,當前儘管還能勉強維持不虧損,但銷量滑坡嚴重,一旦寶馬和積架路虎走得更近,那麼有不小的概率,對兩者在華業務乃至合資夥伴造成影響。

只是在舉杯之前,利益天平兩端的權衡,早已被雙方算計得清清楚楚。而現在看來,寶馬和積架路虎的這一輪合作,前者能拿出的籌碼顯然更有分量。

貢獻出自己最先進的前驅平台,可以讓積架路虎減少在傳統燃油、混合動力等領域的投資,轉而可以將研發重點放在此前與寶馬合作的電動車技術(主要包括電動馬達、傳動系統、動力電子等電子驅動單元)的研發上。

2019年1月,印度塔塔汽車對外宣布,作為去年11月提出的25億英鎊(約合32億美元)成本削減計劃的一部分,他們將對積架路虎全球範圍內裁員4500人。消息一出,彭博社等主流媒體就發表了這一輪裁員計劃,對積架路虎扭虧為盈的財務目標收效甚微的相關評論。

除此之外,雙方還計劃在德國慕尼黑共同組成專家團隊,進一步研發寶馬第五代eDrive技術,該技術將於2020年應用在寶馬純電動的SUV車型iX3上。在未來,eDrive技術同樣可以衍生出積架路虎的驅動系統版本。積架路虎會在英國胡弗漢頓發動機製造中心EMC(Engine Manufacturing Centre)投產新EDU,並且使之與Ingenium系列燃油發動機實現生產線的高度柔性化。

今日关键词:青川疫苗风波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