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快3-数独游戏免费下载-大飞资讯
点击关闭

过节孩子-这个中秋节如果还能拍到西湖上的大月亮-大飞资讯

  • 时间:

宁波落户新政

「我在想,過節的儀式感還是很重要,要用什麼方法讓孩子感受傳統佳節的內涵,以後無論孩子去了哪裡,離家千萬里也好,故鄉的月亮就是他心裏的牽挂。」

大姐說,中午給孩子爺爺發了200元紅包,讓買點好吃的,晚上準備和兒子開個視頻。

「假期太短,3天還不夠路上時間。」小別說,「我媽老早就說了,有這錢和精力,還不如買點好吃的實在,好好休息。中秋後就是國慶嘛,國慶再回家。」

江大伯帶着相機,他說現在過節不講究吃了,心情好天天都是過節。

長嘆了口氣之後,小王遠眺西湖:「不知道他現在在哪裡,一想我們能看到同樣的月亮就覺得很高興,所謂天涯共此時就是這個意思吧。」

昨天天色剛暗,斷橋上已站滿了等待月亮的遊客,中秋月也沒有辜負人們的期望,又圓又亮,銀色的月光鋪滿西湖水面。

小王是溫州人,第一次來杭州,有點西湖情結。「我隱約覺得自己和西湖有約定。」她笑了笑,「都說斷橋殘雪,許仙和白娘子……這裡能遇到愛情。」

小王撐一把遮陽傘,慢悠悠走着:「哈哈,我還想着,說不定能在橋頭遇到他呢。」

他說逛西湖看美景就心情很好。「花港觀魚、柳浪聞鶯、三潭印月都看到了……我這一路拍拍拍,我就愛拍照,晚上看看天氣好的話,去平湖秋月看看月亮。」

「早上孫子給我打電話,讓我在外玩得開心,注意安全。」江大伯說,家裡人都支持他來杭州玩,這個中秋節如果還能拍到西湖上的大月亮,就過得很圓滿了。

這個他,是小王姑娘的前男友,紹興人,在溫州讀的書,兩人是高中同學。

寶石山黃龍洞,刻着「緣」字的石頭前,遇到兩位來自成都的大伯,一個姓江,75歲,一個姓蒲,73歲,兩人是多年的老兄弟。

「我兒子在老家,一直說杭州有西湖,西湖很漂亮,我們中秋放假短回不去,我就過來(西湖)拍些照片,回頭回家了給他看,他肯定很開心。」

陳女士是外地人,在杭州工作多年,買了房,她說現在的中秋節儀式感少了很多,孩子們也沒地方串門。就拿自己兒子來說,雖然放小長假,但培訓班不能停,中秋節能到西湖邊玩玩已經很好了,中秋獨有的節日氛圍孩子們感受不到。

她笑得很滿足。兩個女孩在斷橋上拍照,斜腿、側臉、剪刀手,笑得很燦爛。

「老鄉,你們從哪來?」男子笑呵呵地說,他們老家江西,租住在半山那邊,早就聽說西湖好看,但來杭州打工一年多,從沒到過西湖。

小王和小別,一個是溫州姑娘,一個是湖北女孩,小王在重慶讀書,小別在海南讀書,都是應屆畢業生。畢業后兩人到上海工作,合租到一起成了室友。

「水光瀲灧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小別念了兩句詩,「要是下點雨該多好。」

昨天的杭州,從武林廣場出發,沿着體育場路轉延安路,車輛明顯空了許多,沒往常那麼堵,等轉到鳳起路,車流人流又都多了起來,到了西湖邊已經人流如織。

這些選擇在杭州過節的人們,有的很年輕,有的已經退休,有外地來的遊客,也有辛苦打拚的新杭州人,他們過節的方式各不相同,但有一點是相同的,一輪明月寄託着對未來生活的嚮往和追求,寄託着對親情、友情、愛情的美好期許。

「我是70后,逢年過節,小孩子那多開心啊,那時住平房,晚飯後在院子里,擺起一張長桌,擺上月餅、葡萄、石榴各種好吃的……一家老小圍着桌子,想吃什麼吃一點,大蒲扇,大碗茶,看月亮,聊家常。小孩滿地跑,去別人家串門,誰家看了都歡喜,大人抓一大把吃的塞到你的褲兜里,跑一圈下來,每個鄰居家最好吃的東西都嘗了一遍。」

這個中秋節,有很多人因為各種原因沒有回家團聚,而是來到了杭州,來到了西湖邊。

蒲大伯搭話:「1964年10月8日,我倆同一天參加工作,也是中秋過後不久,那時候過節條件不好,有塊月餅吃高興得很,現在條件好了,吃的東西不稀罕,過節反而沒味道了,也沒啥想吃的了。」

不管身在何方,願每個人的心裏都有一輪最好看的月亮。見習記者劉抗

「中秋節是我心裏最美的節日,想起爸媽,想起月餅,想起桂花,想起石榴果……」陳女士是70后,她說小時候的中秋節是自己一生的念想。

小別說,海南大學有東坡湖、東坡像,她特別喜歡蘇東坡的詞,這次總算來到有蘇東坡的杭州,算圓夢了。

北山街上一個大伯拿着一支自製的大毛筆(撐衣桿前邊裹着一個海綿圓球),沾着水在地板上一筆一畫寫着,「水調歌頭,丙辰中秋,歡飲達旦,大醉,作此篇,兼懷子由……」

都說月是故鄉明,每逢佳節倍思親。

大伯在寫,小別在念,念到「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她說:「不行了,我晚上要給家裡視頻,我想家了。」

大姐擦把汗問我:「小夥子,你知道公交站怎麼走不?在這歇會準備回去了,午飯還沒吃。」不吃是因為覺得貴,兩人出門帶的水也快喝光了,捨不得買礦泉水。

兩夫妻早上8點多出門,坐22路公交,再轉28路公交到植物園。

江大伯搭着蒲大伯的肩膀,讓我給他們拍照,「誰說這『緣』字只是姻緣,我們兩個老兄弟認識50多年啦,這還不是緣分?」

沿着北山街往西走,樹蔭長凳、台階坐滿了人,一個穿拖鞋,手臂黝黑,肩上搭毛巾的中年男子帶着老婆遊玩,手上捏着一瓶水就要見底。

小王說,他靦腆清秀,那個時候的感情懵懂單純,兩人曾經有過約定,但是高考之後去了不同的城市,有時候隔了一座城,就是隔了一生,感情就這麼淡了,無疾而終,一別兩寬。

「看到了斷橋,有人在廁所邊唱歌,一大片荷葉……」他們從植物園走到了麴院風荷,在麴院風荷偶遇了愛唱歌的環衛工大姐,後來繞道孤山,再到白堤、斷橋,這麼一路走過來。

「平時忙,沒工夫來,今天廠子放假,我老婆非要來逛。」

今日关键词:哪吒票房破49亿